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优选论文网欢迎您,我们专业为您提供论文代写、代写硕士论文并提供各学科各级别论文写作服务。
服务热线
13701839868
您当前的位置:硕士论文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福建省农村经济发展与小额保险的协调发展

添加时间:2017-06-27 14:23  所属栏目:经济论文 来源:福建金融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作者:柳仕奇 黄茂海 方杰
摘要
  一、问题的提出
  
  国际贫困扶助协商组织(CGAP)认为,小额保险是以中低收入人群为主要对象,以收取较小数额的保险费为对价,以帮助中低收入群体规避某些特定风险的一种保险。小额保险最早产生于印度,后来扩展到其它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范围内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目前,世界范围内已经有约100多个国家开展了小额保险业务。
  
  2008年,由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农村小额人身保险试点方案》的通知,选择中国人寿作为农村小额人身保险的试点公司。2010年,国务院扶贫办公室与中国人寿展开小额保险扶贫方面的项目研究,认为小额保险与扶贫工作有众多相通之处,开展小额保险,有助于扶贫工作开展,也有助于保障贫困地区互助资金安全和保证贫困农户利益。2012年,在前期工作基础上,保监会通过了《全面推广小额人身保险方案》,小额保险服务对象扩大为农村和城镇的低收入人群,小额保险正式在我国得到推广。截至2013年,太平洋保险已经为总计为810万农民提供了1838亿元的小额保险,保险赔偿支出2.02亿元。小额保险为我国农村经济发展和稳定农民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自身也取得了较大发展。如华泰人寿2013年小额信贷意外险的保费增长较快,较上一年增长54%.
  
  福建省的小额保险事业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2009年,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福建省分公司在福建省开展了政策性农房保险、农村家财险等小额财产保险试点工作。2013年,中国人寿为小额保险出台了提供4%的费用补贴的政策。小额保险在福建省农村经济建设和保证农民生活稳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福建省保险公司为合计为423万农民提供了小额健康保障,人保财险福建分公司连续8年为全省670万农房提供约670亿元的保障,同时为大量自然灾害损失提供了保险赔偿,2013年5月14-20日,福建三明、龙岩等地的持续强降暴雨灾害中,福建人保财险共接受小额农险报案1580起,赔付保险金额1389万元。我国经济新常态下,福建省经济发展也进入换挡期,城市经济发展放缓。在这样的宏观背景下,利用小额保险的风险转移作用,促进福建省农村经济发展,为福建省创造一个新的增长点,实现福建省农村经济和小额保险的融合发展显得十分必要。
  
  二、文献综述与内在逻辑
  
  一些学者的研究表明小额保险对投保者的收入稳定性和消费平滑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小额保险对促进经济增长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Wagstaff和Pradhan(2005)对越南小额健康保险项目的研究指出,该项保险增加了参保家庭的非医疗消费,例如食物消费、教育支出及耐用消费品。这表明小额保险能够起到促进消费的作用。其他学者的研究也支持了这样的观点。Aggarwal(2010)通过对印度小额健康保险Yeshasvini项目连续三年的观察,发现参保家庭的平均年度消费增长明显高于那些没有参保的家庭。Hamid等(2011a)调查了格莱珉银行在孟加拉国329个家庭的小额健康保险,通过实证结果指出小额健康保险和小额信贷的组合使用对农户家庭的收入及其稳定性、食物的充足性有正面影响。同时,小额保险也发挥了对投资的促进作用。Mosley(2003)对孟加拉国BRAC(Bangladesh Rural Advancement Committee)和乌干达FINCA(Foundation for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sistance)的研究显示,小额保险的参保者相比未参保者增加了物质投资,还可能增加人力资本投资。这些研究表明,小额保险对参保者增加投资和农村经济发展能够起到积极正面的作用,两者可以实现融合发展。
  
  从实践看,经济新常态下,我国城市经济发展速度变缓,农村地区经济需要得到更充分的发掘,以更好地发挥农村经济对整体经济发展的贡献作用。然而贫困问题极大地阻碍了我国农村经济发展。根据研究,造成农村地区贫困的根本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缺少发展所需的金融支持,农民无法进行可持续生产或扩大再生产;二是应对风险的手段单一,风险抵抗能力脆弱。福建省运用小额保险有效转移农民风险,既可以保障其基本生活,也能保证农民在获取小额信贷等金融支持后具有最低的还款能力,对农民来说能够起到“信用背书”的作用。因此,小额保险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福建省农民在生产的关键时刻获取金融支持。尽管此类贷款可能会产生不良或者坏账,但从概率的角度考虑,大部分农民能够利用及时的金融支持完成农业生产,并偿还贷款。这将从整体上提高福建省农民收入,增强其消费能力,为进入新常态的福建省经济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
  
  另一方面,通过发展小额保险,能够减轻政府在灾害救助中的财政负担。由于地处沿海,福建省农民收入相对较高,其生活水平、思想观念相对超前。保险公司应当大力发展小额保险,通过小额保险保障农民生活稳定,为福建省农民进行经济生产活动提供持续的保障。这样既可以发挥小额保险的积极作用,又能够保证福建省农民在受灾、发生意外或者患病之后有必要的资金恢复生产,保证收入的可持续性,还能够培养福建省农民的保险意识,提升他们对保险事业的认同感,同时,促进福建省农民转变风险应对方式,由传统上的依靠政府转变为依靠小额保险获取灾后救助,这也将极大地减轻政府的财政压力。
  
  此外,小额保险能够有效提高农民保险认知,对未来我国和福建省农村保险市场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雎岚,锁凌燕,汪颖,2015)。农民通过保险达到了风险分散的目的,认识到保险对生产、生活的益处,福建省保险行业在农村也能够获得更多潜在的客户。随着福建省农村居民收入的提高,保险购买能力也必然随之增长。从数据上看,2015年前半年福建省农民可支配收入为5620元,全年估计为13000元左右,按照10%年收入比例支付保险费,则福建省农民支付保费能力为1300元左右,具备很好的小额保险的购买基础和能力。因此,福建省亟需将小额保险和农村经济融合发展,以取得1+1>2的效果。
  
  从农民角度考虑,大多数学者都将年收入作为农村居民保险购买决策的最重要因素(苗复春、林岱仁,2005;朱丽莎,2007;张跃华,2007;张兴,2009)。这说明,福建省小额保险是否能够增长,关键决定于农村居民收入的增长;小额保险的发展,又会为福建省农民收入的稳定和提高提供坚实的保障,因此两者之间存在一种互动循环的关系。两者能否实现良性循环,取决于农民保险意识是否得到提高,保险购买意愿是否强烈。
  
  按照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经验,小额保险的存在,可以促使农民增加生产投资。考虑到福建省农民投资能够在小额保险的支持下得到增长,在国家和政府重视三农问题的宏观政策环境下,农民投资的增加能够带来农村经济的发展。同时,在收入增加的假设下,农民的消费也会得到一定的增长。考虑到经济增长中的“三驾马车”中具备两个驱动因素,福建省农村经济是能够得到相应发展的。
  
  三、融合发展的现实困难
  
  (一)小额保险社会效益与企业效益的矛盾
  
  从理论上看,小额保险供给者的边际收益曲线位于小额保险的社会边际收益曲线的下方,而供给者边际成本处于社会边际成本之上,这就意味着小额保险存在外部正效应,其社会效益大于保险企业效益。2013年,中国人寿承担的小额扶贫保险试点的赔付率为51%,超过保险公司的45%的综合赔付率警戒线。尽管小额保险收到了很好的社会效益,但对保险公司的利润贡献并不大。这会导致保险企业缺乏足够动力开发好的小额保险品种,同时也缺乏发展小额保险的积极性。因此会出现小额保险险种与一般保险同质化问题。而如果由其他机构如非政府组织(NGO)承办小额保险,则面临着经费保障不可持续的短板。例如作为非政府组织的内蒙古赤峰市昭乌达妇女可持续发展协会,于2010年在“壹基金”资助下创立小额借款保险,费率为保险金额的千分之三,这种由非政府组织把小额贷款和小额保险结合起来的模式在资金上高度依赖援助,不具有可持续性。因此我国小额保险的经营成本高,利润低,社会效益和企业效益并不能取得一致。
  
  (二)小额保险渠道成本短期内无法得到降低
  
  从实践情况来看,受制于相关法规的规定,福建省小额保险在短期内无法大规模扩张,导致小额保险的渠道成本无法降低。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53条明确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这就限制了小额保险代理人范围。2008年保监会出台的《农村小额人身保险试点方案》中规定:“保险公司可以委托农村基层组织或机构,包括妇联、村委会、合作社、供销社、村卫生所、计划生育协会以及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经办或代办机构等团体或机构的工作人员销售小额保险”,明确支持农村非金融机构、协会组织等开展小额保险业务。然而,对于这些小额保险的渠道开拓的经济激励过小,无法激发其积极性;鉴于福建省的地理环境和农村组织的相对分散,对其激励过大,则需要考虑渠道成本过高的问题。如果保险人积极建设自身网点,则小额保险的成本将大大超过保险费收入,在短期内的可行性不高,尤其是在福建省这样的丘陵地带,客户间地理距离大,开拓成本高,扩张小额保险服务网点面临着大量困难。
  
  (三)小额保险产品在农村的适应性有待加强
  
  从产品角度来看,我国小额保险无论是在险种的“质”上,还是在险种的“量”上都无法适应当前的农村实际。目前我国保险企业在农村开办的小额保险与城镇地区销售的保险产品差别不大,存在同质性的问题。然而农村居民无论是受教育程度、对保险的认可程度,还是现实的保险费支付能力和意愿方面,都和城镇居民存在着较大的差别。保险企业在普通险种基础上,通过减少保险责任、缩短承保期限或者降低保险赔偿额度以提供小额保险产品,用城镇消费者的视角看待农村的保险问题,在小额保险的“质”上缺乏在我国农村地区的适应性。同时,在小额保险产品种类上看,大多数公司能够且愿意提供的主要是小额意外、小额寿险、小额健康、小额农房、农业险和小额信贷保证保险等,农民的险种选择空间不大,导致小额保险在农村的发展遇到“量”的瓶颈。这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小额保险的产品推出时间不长,没有行之有效的经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小额保险对保险公司的利润贡献不大,保险公司缺乏开展小额保险的积极性。
  
  (四)福建省的现实困境分析
  
  福建省保险企业大多数属于省级分公司,在控制小额保险的成本上具备一定的自主性,但在扩充小额保险代理网点和开发小额保险产品方面则不容易实现。因为福建省特殊的丘陵地理条件,使得福建省农村居民居住分散,城市里出现的新事物、新信息无法及时扩散到福建省广大农村地区。同时,在大山之中的农民互相之间沟通信息困难,保险信息和保险产品的营销渠道不畅、传播成本高。在这种情况下,福建省要增加小额保险网点面临着高额成本。这将极大地阻碍福建省小额保险的发展,也影响到福建省农村经济的发展。
  
  四、融合发展的主要路径
  
  (一)发挥小额保险的社会效益,实现精准扶贫
  
  2015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考察扶贫工作时提出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在国家大力提倡精准扶贫理念的环境下,尽管福建省农民可以利用小额信贷或者储蓄贷款等金融产品提高收入,但农村地区社会保障水平和社会保障覆盖面目前还存在很大的不足,福建省农民并未获得足够的社会保障,同时在商业保险上投入不足,农民尤其是贫困农民的风险无法得到完全、有效的转移。农民仍然可能因为自然灾害、意外事故或者重大疾病等风险造成的重大损失而致贫、返贫。这直接影响福建省精准扶贫的效果。
  
  小额保险保费低、保险条款简单,保障力度适中,是转移灾害、事故或者疾病等风险的有效手段,对提升福建省农村保障水平,弥补社会保障的不足,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同时,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能适当消除银行、小额贷款等金融机构的疑虑,帮助农民顺利融到生产急需的资金,使农民能够摆脱贫困,提高农民收入,有利于实现福建省精准扶贫的目标。例如四川省广元市旺苍县在小额保险的帮助下,贫困发生率由刚开展“小额扶贫保险”试点时的23%下降到2013年底的13%,当地实施小额保险取得了很好的扶贫效果。实际上,小额保险为福建省农民提供了一个“信用担保”或“信用背书”,让农民能够获取急需的生产资金,可以帮助他们摆脱贫困。因此大力发展小额保险,能够保障福建省精准扶贫工作取得更大的效果。
  
  (二)有效利用移动互联网,减少小额保险的信息扩散成本
  
  《2014年度福建省互联网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福建省手机网民规模达2105万人,手机网民在网民中所占比例为85.2%.与2013年相比,手机网民规模增加151万人。2014年,福建省19.2%的网民只用手机上网,表明手机作为移动网络终端的代表,其性能、应用已经可以满足部分网民所有的网络需求。目前国内各家保险公司都推出了各自的保险移动端应用,为发展小额移动互联网保险提供了良好的基础和条件。
  
  福建省农村地区金融服务不完善,金融机构渗透率低,服务网点少,无法满足农村金融需求。另外,与金融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制约了农村金融的发展,并进而影响到农村地区的经济发展。这对于本身利润率不高、风险大的小额保险来说,其影响则更为不利。因为福建省的丘陵地理条件使得农村小额保险客户的首次开发成本很高,一旦农民成功办理小额保险,保险公司实现次年保费的自动划转极为关键,这样才能节省再次开发的成本,也能为客户带来最大的便利,并最终形成小额保险的稳定客户群。在金融机构网点数量有限、基础设施落后的情况下,小额保险的自办和代理成本居高不下。保险企业在客观上来说是盈利性质的,除非政府推动,否则高成本的小额保险对保险公司而言将并不具有太大的吸引力。因此,福建省应当大力鼓励保险企业开发小额保险相应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努力降低小额保险成本。
  
  (三)推进和创新福建省农村小额保险的宣传措施
  
  我国居民整体的保险意识不强是一个客观现实,想要短期内改变这一现状的可行性不高。尤其是对一部分我国农村居民来说,保险不仅是一个新事物,也是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根据有关统计,对保险存有一定程度了解的农民比例为76.4%,但比较了解保险的农民比例只有11.2%.对小额保险来说,农村居民保险意识和认识成为一个制约发展的关键问题。在我国广大农村包括福建省在内,政府具有较高的威信和可信度,农民对政府具有较大的信任与支持。根据其它省份的经验,由保险公司、政府部门的高度配合的“三险合一”的小额保险拓展模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农村小额保险能不能发展起来,能不能配合小额信贷,共同发挥好对福建省农村经济的刺激和推动作用,其中的关键在于政府作用是否发挥得恰到好处,是否能够持续地发挥政府作用。
  
  福建省应当吸收相关的成功经验,持续进行小额保险的宣传和引导。具体而言,首先应当认识到在农村地区发展小额保险,不仅仅是一项上级下达的任务,更是从各地自身出发,保障本地区农民利益,推动本地区农村经济发展的有效措施。因为只有农民转移了自身风险,才能够保证他们的正常生产生活,才能保障进行正常的经济活动,才能缴纳税收;相反,如果小额保险发展不畅,那么政府则需要承担更多的救灾、救助任务。其次,通过各乡、镇、村的各级干部协助宣传小额保险,让更多的农民认识小额保险的作用。第三,保险公司应当在此过程中充当主办人和培训人的角色,对具体协办小额保险的各级干部和农村协会组织成员进行及时、必要的培训工作,保证小额保险宣传过程的顺利。第四,保险公司也应当积极配合各级政府,积极利用各种适合农村情况的媒介如广播、村民公告栏、政务公开栏等,向农民介绍、解释和宣导小额保险的用处及益处。第五,简化小额保险的投保和理赔程序,为农民提供便利的小额保险服务。
  
  (四)积极鼓励保险公司开展农村小额保险业务,形成充分有效的供给
  
  福建省农村地区有自己特殊的地理特点,依山傍海,90%陆地面积为丘陵地带。这就导致福建省农村地区交通不便,金融服务包括小额保险服务无法深入到偏远山村。即使保险公司短期内愿意承担较大的成本,深入地理位置相隔较远的农村地区开展小额保险业务,但长期来看,保险公司的盈利性质决定了没有利润甚至是亏损的小额保险是不可持续的。况且,目前小额保险的税费收入按照保险公司的普通保险产品进行征收,这对于风险大、成本高、盈利低、件数多、批量处理工作量大的小额保险承办企业来说,办理相关业务积极性必将受到影响。因此,福建省应当尽量减少小额保险相关的税费负担,甚至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以及政策优惠,对保险公司和小额保险的代理人员、经办人员和协助人员给予最大限度的税费减免,利用税收的杠杆作用调节小额保险产品供给,提高供给效率。
  
  另外,发挥农村组织的作用,配合小额保险的开展。保险公司在产品设计、产品管理、风险管理与投资方面的优势与农村地区合作组织在产品销售和产品服务方面的相对优势结合起来,小额保险发展的内在矛盾才有可能真正化解。目前,福建省的小额保险主要由中国人寿、新华人寿等几家大公司提供,小额保险供给主体和品种数量偏少。在提高小额保险的有效供给上,可以通过增加小额保险的代理机构或者个人,在一定的合作标准下,选择例如农村医务室、零售店、小超市等农村居民相对集中,在农村地区有一定覆盖面和影响力的公共服务单位、个人,代理小额保险业务,以降低开办成本,提高可获得性,扩大小额保险覆盖面和影响力。同时,利用一些政府公共服务短信服务(例如福建省已经开通的“交巡警短信平台”、“社会保障卡信息平台”等),附带小额保险的相关信息或简短推送服务,增加小额保险的知识覆盖。这样能够向农村居民表明政府部门对小额保险的重视,有效提升小额保险的地位和农民的认可度,便于福建省小额保险的发展。
  
  当前我国经济处于换挡期,福建省经济也进入到新常态中,在新的经济形势下,福建省经济发展需要新的增长点。无论是适应新常态下的福建省经济发展,还是发挥风险转移作用,保障精准扶贫取得积极效果,都需要小额保险作为基础保障手段。发展小额保险,可以保障福建省农村经济发展,反过来,福建省农村经济发展,又会为小额保险的发展创造良好条件,两者间应当实现融合发展。
  
  参考文献:
  
  [1]Dror,D.M.,Koren,R.,and Steinberg,D.M. The Impact of Filipino Micro Health Insurance Units onIncome-Related Equality of Access to Healthcare[J].Health Policy,2006,77(3): 304–317.
  [2]Gruber,J.and Yelowitz,A.Public Health Insurance and Private Savings[J].Journal of PoliticalEconomy,1999,107(6): 49-74.
  [3]Morduch,J. Income Smoothing and Consumption Smoothing[J],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1995,9(3):103–114.
  [4]Zahld Qureshi,Dirk Reinhard.Report of 5th Microinsurance Conference 2009–Making insurance for thepoor[J].Munich Re Foundation,2009.
  [5]Hamid S A,Roberts J,Mosley P. Evaluatingthe Health Effects of Micro Health Insurance Placement: Evidencefrom Bangladesh [J]. World Growth,2011,(3):399-411.
  [6]Mosley P.Microinsurance: Scope,Design and Assessment of Wider Impacts[Z].Introductory Growth StudiesBulletin, 2003,34(4):143-155.
  [7]Cai H,Chen Y,Fang H,Zhou L A.Microinsurance,Trust,and Economic Growth:Evidence from a Randomized NaturalField Experiment[Z].NBER Working Paper No.15936, 2009.
  [8]Craig Churchill ,“ Protecting the poor -Amicroinsurance compendium, ” International LabourOrganization,2006.
  [9]GinéX, Yang D. Insurance, Credit, and Technology Adoption: Field Experimental Evidence from Malawi [J].Journal of Growth Economics, 2009,(89): 1-11.
  [10]Monique Cohen and Jennefer Sebstad.Reducing Vulnerability:The Demand For Microinsurance[J].Journal ofInternational Growth,2005,(17):397-474.
  [11]初可佳,袁建华。影响农户购买小额医疗保险意愿的诸因素缕析[J].现代财经,2011,(3):11-14.
  [12]孙健,申曙光。国外小额保险的理论及实践分析[J].南方金融,2007,(7): 53-55.
  [13]初可佳,孙建。农村小额养老保险需求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J].保险研究,2011,(7):59-68.
  [14]李杰,赵勇。普惠金融视角下农村小额保险制度的构建[J].金融理论与实践,2012,(9):38-40.
  [15]曹蓓。中国农村小额保险的营销策略和发展路径选择[J]. 农业经济,2014,(3): 58-59.
  [16]陈华。农户购买小额保险意愿影响因素研究--来自广东两个县的证据[J]. 保险研究,2009,(5): 51-56.
  [17]高峰,王珺。小额保险需求分析[J].保险研究,2008,(10): 42-46.
  [18]尹成远,任鹏充,陈伟华。农村小额保险与小额信贷结合发展及其模式探讨[J].现代财经:天津财经学院学报,2010,(3): 22-26.
  [19]张庆君,陈娜娜。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推行状况调查研究--基于辽宁义县新农保试点的实证考察[J].金融发展研究,2011,(3):23-25.
  [20]姚丽萍。农村小额保险在欠发达地区实现全覆盖的探讨[J].经济师,2013,(11):214-215.
  [21]程金虎。农村小额人身保险大有作为[J].魅力中国,2014,(18):79-79.
  [22]贾士彬,尚颖。小额信贷与小额保险联动问题研究简[J].上海保险,2014,(2):15-17,37.
  [23]曹蓓。中国农村小额保险的营销策略和发展路径选择[J].农业经济,2014,(3):58-59.
  [24]宋继华,王思宇。普惠金融视角下农村“小额保险+小额信贷”模式风险防控研究[J].中外企业家,2015,(8):74,76.
  [25]刘一鸣,段誉,李昭。信息对小额健康保险需求影响的实验经济学分析[J].保险研究,2010,(10):52-54.
  [26]张兴。中国小额保险发展研究[D].南开大学博士论文,2009.
  [27]梁涛。农村小额人身保险[M].北京: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
  [28]孙祥栋。小额保险理论与实践[M]. 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 2012.
  [29]李杰。中国农村小额保险发展研究[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5.
  [30]苗复春,林岱仁。县域保险发展研究报告[M].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6,01.
  [31]陈立,李林,冯源。商业保险公司创新农村小额保险模式研究[J].中国渔业经济,2011,(6):79-82.
  [32]唐金成, 秦建文,郭建 斌,胡蓉,黄 蕤,张西原。 关于广西农 村保险需求 的调查研究[J].广西财经 学院学报,2007,(6):55.
  [33]李琼。小额保险之“乌干达现象”评析[J].保险研究,2009,(3):101-105.
  [34]李晓洁,魏巧琴。破解贫困农民保费支付之困:收入约束与保险需求[J].财经研究,2012,(12):4-14,25.
  [35]朱俊生,庹国柱。推动小额保险发展的关键在于提高供给效率[J].中国金融,2009,(5):44-46.
  [36]李琼,刘爽,宋玉琪,张健铭。农村小额人身保险的制度经济学分析[J].保险研究,2011,(10):39-45.
  [37]雎 岚,锁凌燕,汪 颖。中国农村小额人身保险需求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安徽省黄山市的实证研究[J].保险研究,2015,(4):51-62.
  [38]姜欣欣。重视小额保险这一有效扶贫工具:专访山东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陈盛伟[DB/OL].金融时报网版。
  [39]张 文。四十元为贫困户兜底撑腰[N].人民日报, 2014 年 07 月 13 日,02 版
电话 13701839868
扫一扫
快速咨询官方微信
微信号:13701839868
优选论文官方微信